苏州西山民宿主怎么看:外来人员经营乡村民宿须谨慎

苏州西山民宿主怎么看:外来人员经营乡村民宿须谨慎

001.jpg

前几天,央视播出一条新闻,河北省崇礼县一位经营民宿的老板叫苦不迭。去年,这个来自北京的男子以每年50万元的租金从房屋主人手里租下这家民宿,投入近百万元进行改造装修。然而,经营了一年多,效益还不如原来主人经营时期,一年竟然亏损了30多万元。暑期本是旅游高峰,可他家入住率很低,完全靠餐饮撑着。


崇礼这家民宿的情况并非个案,它们折射了我国民宿业一个令人困惑的现象:由“外来人员”投资经营的民宿,往往比房屋主人投资经营的民宿更容易陷入亏损。


乡村民宿是20世纪90年代在我国台湾发展成形的,主要特征是房屋主人既当老板,又当服务员。这有点像后来大陆的农家乐升级版,运行成本很低,且极具个性化。


近年,我国乡村度假游持续升温,乡村住宿业也迅速发展,除了主人投资经营的经典民宿模式,由“外人”经营的准民宿也应运而生。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将它们均视为民宿,或加上一个前缀以示区别,比如,前者为“大众民宿”,后者为“精品民宿”。一些地方政府往往更热衷于引入外来资本,发展精品民宿。


由于不差钱,精品民宿的硬件设施档次较高,但与大众民宿相比,它存在一些劣势,有的劣势甚至是致命的。


去年,笔者在浙江省桐庐县采访时发现,大众民宿都是主人服务,很温馨也很特别,比如,“咱的家”民宿老板除了亲自给客人做饭,还经常带客人到野外或周边景点游玩,开车到车站接送客人;“叶之缘”的民宿老板则经常陪客人喝茶、聊天,讲他们家里的故事和乡下的有趣事情。而精品民宿大多是酒店式的标准化服务,有的投资人并没有参与民宿的具体管理。


显然,“外人”投资经营的民宿很难像主人投资经营的民宿那样,做到服务体贴入微、温馨备至,而这种有温度的服务和精神层面的体验,正是大多数到乡村休闲度假的游客所需求的。因此,这类民宿失去部分客源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

不同于主人投资经营的民宿,“外人”投资经营的民宿每月须支付房屋租金和员工工资,运行成本极高。正如崇礼那家民宿的老板算的一笔账:“房东自己经营,一年挣20万元都是纯赚的,而我一年挣20万就还亏30万,因为房租一分钱都不能少。”可想而知,一旦入住率持续降低,这类高成本运营的民宿就会面临入不敷出、坐吃山空的困境。悲催的是,乡村休闲度假游,每年都会有一段或长或短的淡季。


笔者采访时多次看到,面对旅游淡季、入住率下降,主人投资经营的民宿老板一般都比较淡定:有客人来就接待,没有客人,就休息或者做其他的事。而“外人”投资经营的民宿老板往往会愁眉苦脸,度日如年。


由此可见,“外来人员”投资经营乡村民宿,往往存在很大的风险,现实中亏损的案例也不在少数,所以,投资人在决策时一定要谨慎,先确定自己有没有足够的实力扛住压力,有没有办法化解风险再出手,切莫因一时头脑发热,仓促上马,以致陷入困境而难以自拔。

来源:中国妇女报


转载请注明苏州西山农家乐-太湖客-本地人平台, 苏州西山民宿主怎么看:外来人员经营乡村民宿须谨慎:http://www.taihuke.net/zixun/164.html

查看剩余内容

相关内容推荐

查看更多